头条 | 一位爸爸写给女儿的一封信

 

来源:非鱼大叔(ID:feiyudashu)

作者:非鱼大叔

 

 01 

 

亲爱的女儿:

 

爸爸心情很复杂,我一直不敢对你说死亡这个词。但爸爸却在最近经历了太多的生死离别。

 

今天上午,秋高气爽,诗意的阳光洒在你的脸蛋上,我带你去看大病初愈的太姥爷。相聚之后,你悄悄地问:“爸爸,太姥爷家好像少了一个人……”太太听后一愣,因她奶奶刚去世不久,听到女儿的这句疑问,她一时没反应过来该怎么回答。我忙说:“宝贝儿,太姥姥出远门了。”我赶紧换了个话题……

 

在亲人离世面前,我总是不忍心将残酷的字眼告诉你,因为我太爱你,不想让你幼小的心灵受到任何创伤。

 

在死亡面前,我一直有个原则:你不问,我不会主动说,你要问,我会用睡着了、出远门、走亲戚等词语替代死亡表达。

 

 

 

 

 02 

 

然而,这两天,我又接连听到关于死亡的事件,上海的一起恶性杀妻案宣判,杀妻的丈夫被叛死刑。

 

“正义会迟到,但不会缺席。”的确,正义没缺席,但对于已经死去的漂亮女孩,这句话多么苍白无力。

 

8月24日,又有一名漂亮女孩被顺风车司机奸杀,女孩才20岁。很多人应该还没忘记,几个月前,那起震惊全国的空姐遇害案。

 

为什么受害的都是女孩?作为女孩的父母,该怎么接受如此诛心的现实。前脚出门时,还跟爸妈温情道别,后脚就是永别。

 

每每这个时候,我都会陷入焦虑:爸爸该怎么跟你解释这些恶性事件?爸爸怎么才能让你的余生安全?一时语塞。

 

你刚来到这个世界时,爸爸一直给你播放最美最暖的音乐。

 

你上了幼儿园,爸爸一直告诉你:和小朋友们要学会分享,要与人为善。

 

在路上遇见熟人或邻居时,要有礼貌地打招呼。

 

如果小朋友请求帮助时,要乐于助人,因为人生而善良。

 

可是,当这些恶性伤害女孩的案件出来时,爸爸的育儿观瞬间颠覆了。

 

 

 03 

 

作家刘瑜曾经写给女儿一封信《愿你慢慢长大》,有这样一段话:

 

我希望你是个有同情心的人,对他人的痛苦,哪怕是动物的痛苦,抱有最大程度的想象力,因而对任何形式的伤害抱有最大程度的戒备心。

 

我希望你是个有责任感的人,意识到我们所拥有的自由、和平、公正就像我们拥有的房子车子一样,它们既非从天而降,也非一劳永逸,需要我们每个人去努力追求与奋力呵护。

 

我希望你有勇气,能够在强权、暴力、诱惑、舆论甚至小圈子的温暖面前坚持说出“那个皇帝其实并没有穿什么新衣”。

 

女儿,这也是爸爸要开始对你说的话,我会找时间,把这段话读给你听,直到你烂熟于心。

 

宝贝儿,现在你还在上幼儿园,你还在爸爸的视线范围内,放了学,爸爸能确保第一时间出现在你们教室门口,抱着你回家。

 

可是,当你上了高中,上了大学,毕了业,结了婚,爸爸老了,不能时刻跟着你了,爸爸妈妈的身影会渐行渐远……

 

遇害的那位空姐,遇害的那位20岁的大姐姐,她们出门时,一定跟爸妈报了平安,可是她们一旦进入这个复杂社会,各种不确定性无法预料,对于女孩,用危机四伏,一点都不夸张。

 

我一直相信,这个世界上好人多,但谁都不能保证你的一生不会碰到那些“少数”的坏人。在小概率事件中遇见一次,便是灭顶之灾。

 

 

 

 

 04 

 

女儿,我想给你说一件发生在你妈身上的事儿:

 

2010年,我和你妈两地分居,你妈在你姥爷家住,那时候她朝九晚五地上班,6月的一天早上,她从家出来去乘公交车,后面一名二十八九岁的壮男,闷着头骑着自行车紧追不舍,你妈到了公交车站,他用异样的眼神盯着你妈,你妈第一天没太在意。

 

第二天,那名男子照旧,骑着自行车,你妈快步跑向公交车站,他便加速紧追,你妈开始觉得不对劲儿。把这件事告诉了你姥爷。

 

第三天,那名男子,甚至比前两天还猖狂,直接骑到超过你妈,回头用那种眼神看你妈,你妈慌了,快步上了公交。

 

第四天,你姥爷出马了,那时他腿脚很利索,故意和你妈保持了一段距离,你妈故意去了一家早餐摊,吃包子油条,那男的也去吃了包子油条,你姥爷上前,抓住那男的衣领,一把揪起来。

 

“你为什么一直跟踪我女儿?你想干什么?”

 

你姥爷一把将其推到在地。那一刻,我突然对爸爸这个称谓有了深刻的领悟。

 

那男的愣了,面露恐惧。

 

“下次再让我发现,把你腿打断。”

 

“对不起,再也不这样了。”

 

从那以后,再也没看到那男子。

妇联掠影